行业排头兵通威如何把控质量标准、如何实现养殖效益最大化、未来有何发展方向?这一直以来就是业界关注的线日,通威股份主办“农牧媒体进通威”主题参观活动,记者走进通威的基地和展厅一一探秘。

  在地处眉山的四川通威基地,饲料车间弥漫着浓浓的香味。记者终于明白,通威饲料为何贵的道理,因为它有一个个秘笈,由此源源不断地生产出一颗颗好饲料。“我们饲料的原料有3个与外面其他饲料的不同之处。所有的蛋白粉,主要用鱼粉再辅以鸡肉粉。”四川通威总经理彭金钢说,“饲料用油脂采用的是食用级大豆油;还特别用食用级面粉作为饲料粘合剂。”

  原来,在鱼粉、猪肉粉、鸡肉粉、猪血球蛋白粉、羽毛粉等蛋白粉中,鱼粉以质取胜、成本最高,通威选用的鱼粉绝不是一般气味腥臭的那种,而是气味清香以及赖氨酸、蛋氨酸含量都较高的,新鲜度高、VBN低的;在饲料添加物中,小麦、大麦、膨润土本来也可选择,但因为有皮,纤维、灰分含量高,会影响饲料的吸收利用率,于是,采用了成本更高的食用级面粉,这样既能起到粘结的作用,还有营养的价值;与其他可添加的磷脂油、棕榈油、猪油、米糠油相比,食用级的大豆油最贵,但也是通威的不二选择,这也是充分考虑到大豆油的稳定性和耐储性。通威每月鱼粉、食用级面粉、食用级大豆油的消耗就各占1000吨以上。

  据彭金钢介绍,不仅原料要把好质量关,通威还在加工工艺上狠下功夫,通过超微粉碎机使粉碎细度达到了80目过90%、通过多孔进气的膨化机双螺杆实现更均匀的搅拌,将饲料的粉碎细度和熟化度做到了极致,从而使没有胃的鱼仅靠肠道也能充分消化和吸收饲料。另外,与众不同的立式烘干机,也优点多多,大风量、低温烘干、布料均匀、水份均匀,较好地保障了饲料中的维生素。

  彭金钢表示,通威饲料选择优质原料,运用高标准生产工艺,价格与价值互相匹配,一切投入都是为了将最好的产品质量反馈到养殖终端,最终实现养殖效益最大化。

  “发端于水产,成长于农牧,跨越于新能源”——这是富有通威特色的响亮“名片”。在成都通威股份管理总部展厅,经讲解员讲解,通威“渔光一体”项目令人刮目相看。

  “渔光一体”采用一、二产业协同发展,适度搭配第三产业的方式,三产融合打造集新渔业、新能源(光伏发电)、新农村为一体的“三新”现代化产业园,带动产业提档升级,为新农村建设提供了有效途径,达到资金有来源、投入有回报、经营管理有主体的效果,大大提升了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。

  记者通过观看视频,耳目一新的是,现在“渔光一体”在江苏已经采用了“水、陆、空”的智能巡航来对偌大的基地进行有效监控。水上有声呐无人船,可辅助人工监测太阳能光伏板的状况,以便及时维修或更换,同时,声呐无人船还可准确地捕捉鱼群和测算库存鱼的数量;陆上有无人巡航车,它带有人脸识别系统,可有效阻止无关人员进入基地;此外,天上还有无人机进行全方位的监测。

  据了解,落户西昌兴国寺水库的四川首个“渔光一体”项目,正着力在620余亩水面及周边地区打造集“新能源、新农村、新农业、新旅游、新生活”于一体的特色示范园,实现光伏发电、工厂化渔业养殖、有机种植、旅游观光、引领示范等功能。

  值得期望的是,为应对未来渔业养殖日趋集约化的趋势,“渔光一体”将升级为现代化智能渔业,形成从苗种饲养基地、饲料加工厂、冷链物流到水产品加工园区的完整产业链,与之配套的各产业环节对能源的需求也将逐渐增加。

  通威未来将发展什么特产水产品种,以引领行业发展风向标?许多养殖户颇为关注。对此,通威股份特种水产研究所所长、特水产品线总经理陈效儒肯定地说:“未来5年,我们发展的第一战略品种就是南美白对虾。”

  陈效儒介绍,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,国内的对虾的需求越来越高,自2012年始,我国已成为虾的纯进口国。目前,国内市场对南美白对虾的年需求达200万吨以上,而国内的年养殖产量仅100余万吨,市场缺口很大。

  因而,目前南美白对虾的塘边价高达17元/斤,在养殖成功的情况下,亩利润在万元以上,养殖效益一直不错。然而,在如此好的行情及盈利能力下,积极跟进的养殖户却很少,主要原因还是在于成功率的问题,近年来对虾养殖成功率波动较大,好的年份成功率平均能达到60%以上,而差的年份也只有一两成;同时不同区域不同养殖模式的差异也很大,如华东的小温棚养殖和华北的工厂化养殖,成功率相对较高,能达到60-70%,对虾的成活率也比较高,澳客彩票。能达到80%以上,但该种养殖模式的投入也相对较大;而粤东的混养市场成功率不足50%,对虾的平均成活率仅为10%左右;因此对虾具有较大的养殖风险。

  “2014年,我们成立了对虾养殖成活率提升联合攻关项目,从饲料、种苗、养殖模式等方面入手来着力突破南美白对虾的养殖难关,已取得了一定成效。”陈效儒说。

  现在,通威海壹种苗一年培育南美白对虾虾苗约100亿尾,行销国内;海壬种苗全年培育南美白对虾快大和高抗虾苗50多亿尾,开创“北苗南运”先河。